古往今來的莘莘學子,
埋頭苦讀,彼此爭競,
儘管力有未逮,仍拚命追趕,
為一個達不到的目標而奮鬥。
成績一旦落後於人,
就感到無比內疚與自卑。
主耶穌從來不會把錯誤期望
放在我們身上,
祂了解我們的能力,
欣賞我們的付出,
更親自成為我們的榮耀和祝福。
「但祢耶和華是我四圍的盾牌,是我的榮耀,又是叫我抬起頭來的。」(詩三3)
從前的我──猶如縮頭烏龜,抬不起頭
我曾在一次聚會中,聽到有人用烏龜代表他的人生,我很有同感。從小到大,總覺自己就是一隻縮頭烏龜。
我在公共屋邨長大,一家六口擠兩百多平方呎的斗室。也許是生活迫人,父母總想子女能學有所成、出人頭地。「要多讀書,爭一口氣」、「不要給人看扁」⋯⋯自小這些說話已響徹耳畔,心裡總想超越人群,但往往力有不逮,付上許多努力,卻總是半途而廢。
我很在意別人怎樣看我。由於我有多汗症,每年盛夏,手腳總會因汗疹而脫皮,加上外表平凡,很怕面對陌生人,面對異性更是腼腆,害怕面對別人的目光,自我形象低落,別人不經意地說的一些話:「蠢」、「笨」、「縮頭烏龜」⋯⋯終日縈繞心中,揮之不去。我就讀的中學,某些同學住在較富庶的地區,我更怕別人知道我的家境。我曾經欺騙老師及同學說,哥哥是某名校的學生,也曾一次因沒有牛仔褲穿而不參加學校旅行。我心中愛跟別人比較,成績能超越同儕,才有安全感;學業成績好,才能肯定自身價值,所以面對公開考試,我會把一些「天書」、「好筆記」及模擬試題藏起來,不讓一起溫習的同學知道。記得某年會考放榜,其中一科成績未如理想,我竟跟同學說:「我無面目見大家了!」便拒絕參加謝師宴。
我自卑的另一原因,是內心污穢。很認同聖經的一句話:「所有犯罪的,就是罪的奴僕。」看罷一些色情刊物或電視畫面,總會想入非非,甚至躺在床上,諸多遐想,心裡很害怕給別人知道,卻無法自拔,不能勝過那些意念!
我十一歲時,就開始思考人生意義。那年,外婆離世,我第一次踏足殯儀館,看見外婆的遺容,才知道原來這就是「死亡」。我看見一隻蒼蠅停在她的遺體上,心中不期然問:「人死後往何處去呢?外婆的靈魂會否化成伏在她遺體上的蒼蠅呢?」我害怕長大,也害怕失去身邊的人。小時候,每逢春節過後,我都會對著月曆發呆;與家人歡聚過後,我會看著時鐘,回想共聚天倫的時光,心裡總有空虛的感覺,為何「快樂」那麼短暫,如何才能把歡笑留住?
升讀大學後,我給同學取笑,並給我起了一個綽號:「打得少」,因為我總是迴避同學的社團聯誼活動,一方面是自卑感作祟,另一方面覺得大學生活只是無無聊聊浪費時日。
現在的我──能夠如鷹展翅,昂首高飛
在一次偶然的場合,我認識了一群基督徒大學生,他們的熱誠和主動關懷,給我留下深刻印象。我是唸理科的,他們跟我分享一位充滿智慧和能力的創造主,還有聖經預言的準確和奇妙的科學現象,一切證據,叫我無可推諉,於是,我開始嘗試向主耶穌禱告。在另一次福音聚會中,我聽到主耶穌為我流血捨命的愛,便流著淚悔改接受主作我個人的救主。信主那刻,我真覺自己比雪更白,無罪一身輕,有一次遇上舊同學,他甚至形容我像綿羊般純潔。
奇異恩愛,祢尋找我,人生不再徬徨,
迷霧灰暗陰霾除去,真光照耀我心。
大學校園,祢拯救我,解决我心煩難,
不再自卑,罪擔除去,得著榮耀釋放。
感謝主使我人生不再一樣,我再不用介意別人知道我的過去,還主動邀請基督徒到訪我家,讓他們認識我父母。我又主動把握讀大學較長的暑假,到海外協助辦夜校,幫助一些自卑失學的新移民勞工。我信主數年後,父親鼻咽癌復發,我看見他的身體日漸消瘦,受盡煎熬,心裡難過,在神面前流淚禱告,其後有教會年長的哥姐探訪並帶領父親信主,最後父親安詳地離世。我經歷主所賜內心的平安和安慰,不用再為明天憂慮,因為知道誰掌管我的人生。
大學畢業那年,正值經濟不景,很多外資機構撒離香港,在私人商業機構就業的機會驟降。感謝主為我預備教席,我當上中學教師,從迴避別人目光,變為喜愛與人接觸。我看見自己的學生信主耶穌後,生命得著改變,彷彿看見一面面鏡子,看見神在我身上大能的改變。我離職時,校長在推薦信的評語中,稱讚我是一位難得肯委身、熱愛就近學生的好老師。主又賜我一位賢慧、善解人意的妻子,她的鼓勵和提醒,使我更勇於面對新的環境和挑戰。我現在是個全時間事奉的傳道人,曾在非洲生活,建造教會,也到訪過不同文化背景、落後偏遠的地方去傳福音。感謝主使我抬起頭來,昂首闊步進入有需要的社群,成為他們的祝福。
* * * * * * *
  父母渴想子女名成利就,上司要求下屬精明能幹,妻子想望丈夫事事完美⋯⋯或許,你也對自己有許多要求,可能是自卑感作祟,總執著於要比別人強,生活要過得比別人好,為自己寫下難演的劇本。
  感謝主耶穌擔當我們的罪,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,使我們不再自卑,能夠抬起頭來。祂又指示我們人生的意義,使我們不再盲目地追求,心中有清楚方向,能夠像祂一樣,樂意愛和付出,充滿榮耀和美麗。
siuleung
請按這裡下載單張